首页 » 新闻列表 » 电子烟监管立法势在必行

电子烟监管立法势在必行

曾几何时,电子烟被作为一种“戒烟神器”广受吸烟者推崇,不少商家也打出类似的戒烟广告吸引顾客。而从2019年起,国家相关部门已经在电子烟监管上下了功夫,这对于青少年健康成长来说是非常好的举措。
  早在2019年10月30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及时关闭电子烟互联网销售网站或客户端;敦促电商平台及时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敦促电子烟生产、销售企业或个人撤回通过互联网发布的电子烟广告。


  野蛮生长的电子烟产业,正迎来愈加规范的行业监管。2021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的《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征求意见稿对电子烟予以规范:“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有关专家认为,对电子烟行业需要明确建立一套协调机制制定行业监管规则和立法约束,从长远来看此次监管介入,会有利于行业的科学发展。
  电子烟销售有令不禁?
  2020年7月21日下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南山监管局执法人员向天利名城二楼某品牌电子烟门店负责人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金额2000元。据悉,这是全国电子烟市场首张罚单。在店内吸烟的2名消费者,也被现场开出50元罚单。
  无独有偶,前不久,有媒体报道称河南卫辉有学校门口的文具店将电子烟卖给小学生,事情曝光过后学校已做了相关工作,涉事店铺也已经被查封。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吴宜群表示:“上述对电子烟市场开的罚单,在国内打响了第一枪。这说明有关部门将公共场所吸电子烟与吸传统卷烟等同起来,这是一个不小的进步,希望能够在全国广泛推行。”
  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一纸通告为一路狂奔的行业踩下了刹车。实际上,在互联网禁售令下发前,线上渠道一直是电子烟最重要的销售渠道。《小康》杂志、中国小康网记者了解到,线上一度超过线下销售的比重。
  记者通过走访调查发现,禁令颁布后的一年多,电子烟在“微商大军”运作下,依然活跃在线上渠道。如今,这个暴利的行业里,涌进了一大批微商。
  一些微商自称有一手的正品低价货源,辗转于抖音、快手等平台拉新,并转入微信完成销售。每卖出一单电子烟,他们可以从中获得10~30元不等的回报。
  一家电子烟品牌广东省一级代理透露,开一家专卖店通常需要数万元,在线下开设专柜,毛利润在40%~50%之间,除了门店租金,还需5~15万的投资金额,此外还需去当地工商机关办理电子产品营业执照。
  做微商不仅没有线下开店成本,也不需要办理资质手续。对想要在电子烟行业挣钱的普通人来说,微商似乎成了一条捷径。
  与此同时,电子烟行业正在高速增长。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电子烟内销零售预估145亿元,同比增长30%;出口预估494亿元,同比增长12.8%。该行业协会还预计,2025年中国电子烟内销可达498亿元,出口可达1697亿元。
  不少电子烟品牌的代工厂、经销商仍游走在灰色地带。在电商平台上,以“电子烟保护套”为关键词搜索,有大量商家店铺询问是否有电子烟售卖,对方则给出微信号进行交易,烟杆、烟弹都通过这一途径继续在互联网上流通。
  记者在京东、淘宝等多家电商平台搜索电子烟关键词,没有找到相关产品。但在搜索“雾化”“戒烟”“0焦油”等关键词时,仍有一些电子烟产品出现,而未成年人也能轻松通过电商渠道购买这些产品。
  “品牌方对于经销商通过微商电商卖货的行为大多数情况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最终增加的是自己品牌的销量,但对于假烟弹则是深恶痛绝,甚至告上法庭,毕竟侵害到了品牌方的利益,但此类行为较为隐蔽、难以取证,在监管上存在空子。”一位行业内部观察人士说道。
  加强电子烟监管迫在眉睫
  由于电子烟产业还处于混乱状态,很多人对电子烟的认识还处于有美好向往的时期。但实际上,有研究在电子烟所产生的气溶胶中发现了有毒物质和污染物,会导致人体发生一系列病理变化。接触尼古丁、吸入这些产品中所含的其他有毒排放物以及吸入二手排放物都有健康风险,特别是未成年人、不吸烟者和孕妇。
  清华大学公共健康与技术监管研究课题组发布的《电子烟产业监管状况报告》提到,电子烟零售网站的营销中,有95%的比重将电子烟与健康、干净联系在一起,89%的网店会宣传与健康有关的益处。而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指出,电子烟“无疑有害”,不仅有尼古丁,还有其他一些有害物质,对健康的长期影响尚不明确;没有充足证据表明电子烟有助于戒烟。
  “电子烟行业从出生便带着原罪,监管始终会到来,不过是时间早晚的事情,资本的涌入具有一定盲目性,最终的风险,包括监管风险都是其将面临的问题,线上禁售后一些头部品牌仍存活了下来,而抵御风险较低的尾部品牌则迅速消失。”长期观察电子烟的行业人士向本刊记者表示。
  相关数据值得警惕。2019年5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布调查结果显示,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15~24岁年龄组人群电子烟使用率为1.5%;获得电子烟最主要的途径是互联网;听说过电子烟、曾经使用过电子烟以及现在使用的比例均有所提高。
  除了宣传和推广方面的问题,由于缺乏标准,电子烟的质量问题同样突出。
  2017年10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下达了《20171624-Q-456 电子烟》国家标准制定计划,项目进度要经过网上公示、起草、征求意见、审查、批准、发布几个阶段,其项目周期为24个月,但在过去了3年半有余之后,其状态仍为“正在审查”。
  国家卫健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司长毛群安说,许多电子烟产品所含的尼古丁浓度标识模糊,容易导致使用者吸食过量,同时电子烟的器具还存在着电池爆炸、烟液渗透、高温烫伤等安全风险。
  目前,世界范围内已有很多国家全面禁止或严格限制电子烟销售,有明确立法或正式宣布禁止销售电子烟的国家或地区已超过40个。
  而在我国,自今年以来,深圳、成都等地也修改了控烟条例,将电子烟列入控烟范围:深圳明确将“吸烟”概念扩大为使用电子烟、持有点燃或者加热不燃烧的其他烟草制品;成都也将吸电子烟明确纳入吸烟行为,并明确规定烟草制品经营者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烟草制品;北京在其轨道交通乘客守则中,补充了禁止吸电子烟的规定……
  对此,不少业内专家呼吁,国家应加大对电子烟的研究力度,出台更加全面、细化的监管措施,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
  一直以来,电子烟行业都面临着许多争议。工信部产业政策与法规司提出,此次修改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主要考虑这几个方面:一是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二是符合电子烟产品特性以及当前国际监管的通行做法;三是增强电子烟监管效能。
  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将大幅度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有效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监管电子烟立法不能缺位
  尽管中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显示电子烟用户基本为传统烟民,但现实是,或许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因为电子烟而成了新烟民。
  全国人大代表、贵州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健康教育所副所长何琳就发现,目前国内很多商场柜台、超市、便利店等随处可见电子烟销售及宣传广告,青少年因为有着较强的好奇心,就比较容易去尝试。这让何琳很担忧。今年全国两会,她带来了《关于“保护青少年远离电子烟,加快行业规范出台”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孙承业也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保护青少年健康远离电子烟,加快行业规范出台。
  对于电子烟具体由哪个部门管理尚有争议。控烟界的专家不太认同由烟草专卖局来管理电子烟。孙承业认为,电子烟是一种不同于传统卷烟的产品,如果照搬卷烟管理的模式,也不利于电子烟的管理。电子烟的管理需要明确建立一套协调机制。
  无论哪个部门负责,监管的加强是大势所趋。在国际范围内,电子烟的使用有着共识——不应该成为“吸烟之路”的起始,而且各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程度也有差异。
  新加坡、泰国、中国香港对于传统烟草的管控相对严厉,为了进一步保护非吸烟者以及未成年人,对电子烟的态度也更加强硬,全面禁止销售电子烟。
  没有全面禁止电子烟的国家,则明确了电子烟的属性。日本把电子烟作为药品监管,禁止其在市场上自由流动。韩国则以是否含有尼古丁为界限,将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视作消费品,而将含有尼古丁的视为药品。
  而美国、德国和意大利将电子烟归属于烟草制品进行管理。在这些国家的市场上,电子烟像常规烟草一样,在生产、销售、产品宣称等方面受到更加严格的监管。
  上述专家表示,鉴于吸电子烟客观存在的健康危害和电子烟器具的安全风险,不少国家都通过立法将电子烟定位为烟草制品,从生产、销售、使用、包装与广告、税收等多个方面对电子烟进行严格管制。相比之下,我国尚未对电子烟的监管进行立法准备,不仅未针对电子烟出台相关标准,也未对电子烟的属性进行定位,导致电子烟既不是药品也不是保健品,既不是医疗器械也不是烟草,而成为一种时髦商品在市场上大行其道。立法强化电子烟的监管,显然势在必行。
  工信部此次修改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指出,近年来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市场监管领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社会各方面非常关注。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立法是一个牵涉多方且比较耗时的法律程序,从国家卫健委的表态来看,目前应该正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同时,电子烟国标的出台时间也将影响监管立法。
  但无论何时出台国标与立法监管,都意味着电子烟将从无序无监管状态走向正规化,这是行业长远发展的保障,也代表相关部门对电子烟是否合法的表态。

生成海报